深 度 睡 眠

也没那么喜欢

【瑶墨】《也许幻想》

第一次打瑶墨tag
我很垃圾/对卜起【我我我很慌


我接手了一个病人。他叫靖佩瑶。

他没有什么缺陷,五官得体,高挑,特别是他的眼睛。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明显地症状,举止方面也没有什么大问题。虽然他是我的病人,但我发现我们总有相同的爱好。于是他每天都要来看我好像也不腻,我们渐渐熟络起来。我很耐心的教他怎样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让他不要胡思乱想一些杂七杂八的烦心事儿,现在的年轻人生活压力都很大这点我是知道的。

他有一个很特殊的癖好,总是喜欢拿一张白纸跟我说这是正面这是反面。那上面明明什么也没有。尽管我每次都会告诉他那上面什么都没有他还是固执的相信自己是对的。这令我每次都忍不住要发脾气,我会拿起剪刀把一张白纸剪的坑坑洼洼告诉他现在好了,不存在正反面了。一次又一次让我意识到他的问题很大而且段时间内治不好,我就会暗自后悔不该对他发火,他是病人,他应该被耐心对待。他会好声好气地承认我是对的但下一次又会重蹈覆辙。

我很头疼但不反感被需要。

“秦子墨,我好喜欢你啊,你呢?”

有一天他这么跟我说。

我跟他说我们是不可能的,我们都是男人,尽管我承认我也对他有同样的感觉,但他是我的病人我不能任由他堕落在我身上,我就慢慢开导他走出这个圈子使我俩都得救。他听完后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这令我很欣慰,我想我继续这么做是对的。几天过后他来医院的次数就没那么频繁了。虽然不得不欣慰他的病情有了好转但还是会止不住地去想他。

同事跟我说我:

“离开了就没什么不好的了。”

针又不扎在你身上,你又不知道疼。

过了几天他终于过来了,我看到他散乱着头发,衣服也是前几天地那一件,我问他怎么了。他什么也没说,突然抱住我,我不知道怎么了。那不是拥抱,我想。他只是累了。我没有伸手任凭他这么死死的环抱住我。我发觉我的肩头的衣服湿了一片,我诧异地看着他。

“靖佩瑶你到底怎么了?”

“我可能,又犯病了吧。”他没动,闷闷的说。

我推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我的身体已经比我先行一步了。

那天以后我没再见到他。

又过了几个月我也没有再去牵挂他,感情也淡了,我还是做着我自己的事,他可能去别的地方看病了。可我总觉得他出现在医院的某个地方,我总能看见他。

办公室又剩下我一个人,同事据说是离开了,走了也不打一声招呼可我根本无心责怪他。

我还是照常来到办公室工作看到电脑上有-个没有关掉的文件,看来是上一个医生留下来的病例我便凑过去看。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幻想症患者 需要重点关注。”旁边用红色的笔重点标记。

尽管他已经不是我的病人了,希望他的病能早点好。

“你好,请坐。”

这是我的下一个病人。

??

你考得好就多开心一点我也好替你开心
不然我不知道怎么接你话 这不关我的事

语文考的对我来说很高,一定要去看看小题分扣在哪了
作文这种东西 我没东西写都是编的

数学真的不及格。
“看她还说自己肯定不及格,哎哟别装了你肯定考得好。”
我没及格哦。

今天是11.1号

今天又是星期五。

也有好多作业要写。

试卷也是一沓一沓的厚。

今天还考了语文的期中模拟考一下课大家都在对答案。竟然问的全部都是第一题。是真的好难啊🤯脑壳都要炸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宿舍里有一个朋友没来听她的弟弟说是感冒了😷怎么回事噢,我感冒才刚刚好这是风水轮流转吗?

看了一下化学作业我真的一点不懂啊。

哎哟哎哟。好烦。

回家之后又趁着写作业的时间看完了一本漫画,它真的百看不厌。不过听说要拍成电视剧了,定妆照都出来了。

我要藏不住你了🙊

10:03了。

要被催去睡觉了💤

看看等会有没有机会可以拿到电脑💻

晚安啦。晚安😴。